有一種心酸,叫假裝快樂

之前看天天向上的时候,有一期有一个焦虑症测试,大张伟在测试中显示已经有十年的焦虑史了。而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大张伟,总是一副开心快乐嘻嘻哈哈的模样,这样的反差让大家都感到吃惊。

有一种心酸,叫假装快乐

后来大张伟解释说,因为别人没有理由去看到你的难过不开心,所以负面的情绪只能自己消化,即使消化不了,也只能挺着。

他说,自己看了一本书,书上告诉他即使不开心,也要让自己“假装开心”,这样时间久了,就可以真的开心了。

我不知道这样的方法是不是真的有用,只是听到之后会觉得莫名的心酸。

所谓长大,也许就是把悲伤调制成静音的过程。不再把撕心裂肺展示给任何人,独自静静地舔舐伤口。

不久前和几个朋友相聚,没有吃掉多少菜,只记得桌上地上横七竖八的睡着好多啤酒瓶。

结账之后,走在有些凉的夜风里,不知道谁问了一句:你们快乐吗?

得到的是各种对生活的吐槽,记不清具体的情节,只是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很多的郁闷与不快。

清醒的时候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,可喝醉的时候,好像都变得惨兮兮的。

其实,都在假装快乐。

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压力,父母的催婚,朋友的比较,经济的困窘,以及情感的伤口。

很多人想要得到的是一个自由的空间,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环境。

但是你要明白,伪装也需要有褪下的时间,面具也要有重描的修补。

记得综艺节目《我家那小子》里,主持人钱枫在拍平面照片的时候,特地把自己化装成小丑,因为觉得和自己很像。

“有时候心情不好,但因为工作的原因,只要站在台上,就必须展现自己快乐的一面,而悲伤的一面只能独自消化。”

钱枫的妈妈说,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节目,她从来不知道儿子有这么多独自神伤的时刻。

她一直以为儿子是那个快乐的大男孩儿。

很多人说,因为不想被低估,不想被同情,更不想让别人说在卖惨,所以必须假装快乐,独自扛起这些难过。

责任感重的人,很累。但更多的,是无奈。

对于成年人来说,假装快乐,似乎变成了一种习惯,无论男女。

不愿说出自己的苦恼,因为不想把一份不快乐变成更多份。不能说出自己的悲伤,因为有义务传递给人快乐和希望。

朋友圈里的粉饰,从来都不是生活的全部,那些你没有说出口的痛与辛酸,才是真真切切的生活。